大芬“维纳斯”傅小兰 走出国门法国办画展

2015/11/06

 

 

 残疾女画家法国塔希提办个展

傅小兰展出40件油画作品全部售出,曾遭火灾只剩三个弯曲手指

 

 

 

如今,大芬油画村里绝大部分的画家、画工都习惯性地窝在画廊等客上门,优良的市场氛围似乎已够养家糊口,而一位仅三十出头的残疾女画家却靠着自己的力量走出国门,把画展办到了遥远的艺术国度——法国。

今年8月底,大芬青年女画家傅小兰在法国塔希提(Hahiti)文化馆举办了个人画展。一个月时间里,傅小兰花了整整一年创作的40幅油画作品销售一空,成为当地办展的第一个中国女画家,也成了第一个在展览结束时所有作品售罄的中国画家。

残疾女画家法国办展 邂逅艺术圣地终圆梦

塔希提,海外华人称它为“大溪地”,被认为是法国后印象派画家保罗·高更(Paul Gauguin)的精神家园,大芬残疾青年女画家傅小兰走出国门办画展,也选择了这里。为了准备这次画展,傅小兰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,精心创作了40幅油画作品,创作主题包括藏民生活、苗族少女、客家古居、粤北风情等极具中国特色的作品,以写实油画为主。

展览为期一个月,最让傅小兰觉得温暖的是,展览得到了当地华人协会的大力支持,或是画风正对当地人的口味,抑或是因为她是第一个来塔希提办画展的中国女画家,展览期间,傅小兰和她的画展成了当地电视台、报纸以及旅游杂志报道的大热门,他们对傅小兰的评价非常高,认为其作品让人们看到了艺术与市场的完美契合。塔希提的本地居民及外来游客看到媒体报道后,也纷纷前往文化馆参观画展,并当场购买傅小兰的作品。

当然,最让观展的人好奇的不是画作本身,而是这位特殊的画家。画家都是靠手吃饭的,可偏偏傅小兰就缺一双好手,这也让不少人质疑这些作品是否真的出自傅小兰之手。傅小兰倒也不介意,在办展期间,她还应参观者的要求进行现场创作,大多以风景油画为主,两三个小时就能画完并交付观众,受到了参观者的一致好评。一个月里,除了参展的40幅作品全部售罄,傅小兰还现场创作了5幅作品,并当场出售。

中国驻当地领馆的负责人在参加了她的画展后也是赞不绝口,称傅小兰“不仅是第一个在当地办展的中国女画家,也是第一个在展览结束时所有作品销售一空的中国画家”。

身体残疾挡不住执着 近乎疯狂奔跑在路上

现场观察傅小兰作画,就会发现她的一双手都有残疾,左手没有手指,右手稍微好点,但也只剩下三个弯曲的手指,她的创作完全依靠这三根手指勾住画笔。现场创作时,她的手优美地飞舞,跟平常的画家无异,但比一般画家更厉害的是,她能短时间内就完成一幅高质量的画作。有人讨教其中的窍门,傅小兰也只是腼腆地回答:“其实是被逼出来的。”

傅小兰说,这本事还是十年前大芬管理办带记者采访她后“逼”她练成的。“当时有媒体来采访,几乎每次都会提出一个大致相同的要求,就是希望我现场作画。”其实画画对她来说不难,可是要在短时间内现场创作,对于任何一个画家都是挑战,更何况她双手不便。但为了满足大家的要求,她就天天在家里练习,十几年如一日的坚持,练就了如今让人叹为观止的本领,她还告诉记者:“今年上半年,龙岗区电视台组织台庆活动,邀我去现场作画。我六分钟内完成了一幅120×120CM的作品,令现场观众十分诧异。”

而在大芬油画村,傅小兰也是名声在外,只要你到大芬村,随便打听一下村里有一对夫妻只有一只好手,他们一定能脱口而出——傅小兰夫妇。傅小兰的双手在她5岁时因为一场火灾被夺走,而他的丈夫潘明健仅有的一只手成为夫妻俩唯一的一只好手。身体的残疾没有阻止从小就爱画画的傅小兰对梦想的执着与追逐,从初中开始,她就自己买一些油画入门书籍自学油画知识,也许是因为身体的残疾为傅小兰创造了一个较安静的环境,没有其他活动,她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专研绘画艺术。2003年,傅小兰来到大芬,在那之后的十多年时间里,她近乎疯狂地奔跑在逐梦的路上,每天画画十几个小时,最夸张的时候一天只睡2到4个小时,因为她明白,自己要想成功必须要比普通人更努力。

梦想路上不停步 明年巴黎再办展

目前,傅小兰除了经营大芬卢浮宫的一间原创画廊,还在布吉一间培训机构兼职教小朋友画画。经过这些年来的积累,客户都比较稳定,一方面是因为她画的题材比较受市场欢迎,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她从来都不怕吃亏,用心服务好每个客户。此外,傅小兰非常乐于助人,如果旁边的画廊没有生意,她还会介绍自己的客户去买画。在她的眼里,做生意和做人是一个道理,“德行很重要”,她说会做人就会做生意,付出也自然会有回报。

当然,仅仅是这些还不足以满足她的梦想,明年,傅小兰还将去法国巴黎办展。为了下一个展览,现在,她又开始了马不停蹄的潜心创作。她告诉记者:“我喜欢在画画的时候加入思考。”思考、审视自己的现在和未来,然后融入作品。因此,隔一段时间再看到她的作品时,就会发现她的画作有了很大的进步。 

在很多欣赏傅小兰及其作品的人眼中,傅小兰就像一尊维纳斯雕像,虽然身有残疾却依然美得耀眼,在大部分大芬画家在自己的画廊里等客上门的时候,身残志坚的她却大胆地走出国门,将画展办到了艺术之都法国。正如傅小兰所说:“小时候的一场灾难,让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人,我以为我什么都没有了。但是绘画给了我另外一个世界,这里没有手也一样可以工作,没有颜值也有人欣赏你。我相信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只要不断去努力,梦想会离你越来越近!”(深圳侨报记者 陈遥 通讯员 张可 文/图)

 

 

返回顶部返回
联系我们